观点 | 央行数字货币元年开启,主权与非主权背书的数字货币博弈框架尚不健全

随着信息科技的发展以及移动互联网、可信可控云计算、终端安全存储、区块链等技术的演进,全球范围内支付方式发生了巨大变化,数字货币的发展正在对货币发行和货币政策带来新的机遇和挑战。尤其是2019年Facebook Libra的面世引发全球数字货币竞争,各国央行亦加紧了研发央行数字货币的步伐。

在央行区块链金融专家组成员、中关村区块链安全研究院联席理事长杨帆看来,Facebook的7亿客户足以动摇任何一国央行及其法币运行的基础,因此,各国加快推出央行数字货币的步伐。

不少业内人士将2020年定义为“央行数字货币元年”。杨帆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法币数字货币与非法币数字货币大博弈时代已到来。

 

“不能任由私人数字货币无序发展”

全世界各国都对央行数字货币表现出了兴趣,但目前尚未出现有决定意义的央行数字货币。

据国外媒体报道,IBM和国际货币金融机构(OMFIF)联合发布的最新调查报告显示,首个央行数字货币预计在未来五年内从一个小经济体中产生,并以明确的用途响应一个特定的政策目标。这个调查从2019年7月开始,历时三个月,调查对象涉及13个发达经济体和10个新兴市场的央行官员。其中73%的受访者表示支持央行数字货币,认为某些情况下,央行数字货币将是现金的良好替代品。

杨帆表示,各国推出央行数字货币的原因是私人数字货币使用了一系列新的技术,这些技术对金融体系的渗透力极强,甚至对现代经济金融运行带来冲击。所以,为了维护货币体系乃至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货币当局必须使用同等甚至更先进的技术和设计来研究发行央行数字货币。如果任由私人数字货币无序发展,这将对货币当局政策调控和经济金融体系带来严重冲击。此外,现金大幅度减少是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另一积极动因。

杨帆指出,随着技术的进步,以及金融科技在整体金融框架中所占地位越来越重,央行数字货币的出现,将会对货币政策和金融系统稳定性产生重大影响。央行数字货币的发行除了需要技术的辅助外,还需要有足够的框架来确保治理和风险管理,才能保证其健康发展。

 

“博弈框架尚不健全”

无论主权背书的法定数字货币、私人机构背书的私人数字货币和算法背书的自治数字货币,都将面对比现实世界更平等的竞争,任何一种数字货币如果不能迎合数字世界与其使用者对数字货币的特定需求,都有可能被背弃或处于下风。

杨帆认为,目前央行数字货币博弈框架尚不健全,存在几点博弈。

首先,货币政策博弈。民间的数字货币进一步削弱法定货币的地位,削弱货币政策调控的作用,实际上对经济发展的稳定是非常不利的。央行的数字货币要为国家的货币政策服务,还是全球货币政策服务,亦或是为纯粹货币稳定政策服务?央行数字货币为货币政策提供什么选项值得考量。

同时,法币数字货币与非法币数字货币都是虚拟货币,存在不同的算法博弈。数字货币是由计算机算法来发行,因此比特币等私人货币的发行不由央行决定,最终由社会共识决定。央行创造数字货币的算法是否能够稳定法币的价值还需探讨。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