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gon团队溃散 指责协会财务不透明

1月12日,Aragon One 公司的CEO  Jorge Izquierdo宣布辞职。

该公司是区块链项目Aragon的母公司,介绍信息显示其为「在线企业和去中心化组织提供自治(DAO)解决方案的区块链企业」。 对于离职原因,Jorge Izquierdo称,系不满Aragon协会独揽大权,以及治理和财务管理不够公开透明。 

早在1月7日,Aragon团队就有12人宣布离开团队,其中包括项目负责自治业务的John Light。他在Githup上发布了一封公开信,要求Aragon协会公开财务和会议记录以供外界监督。此外,他还呼吁让ANT(Aragon Network Token)持有者参与社区治理。 

据海外媒体报道,去年12月15日和22日,Aragon协会卖出了52000万ETH,部分兑换成了USDT,这些资金系2017年该项目ICO的所募资金。官方解释,卖出ETH资产是为了实现更好的投资组合。

结果,Aragon协会卖完不到一个月,ETH最高上涨到1349美元。「更好的投资组合」似乎没有实现,Aragon协会在ETH上卖亏了。 

主张去中心化自治的Aragon 协会,最终被母公司成员指责治理积弊,财务不透明,为DAO这种组织形态的项目平添了讽刺色彩。团队接二连三出现核心人员离职后,有业内人士调侃,Aragon这是「DAO不DAO」。

CEO等10余人不满财务不透明离开团队

「我辞去了Aragon One CEO职务,对于团队出现的问题我感到难过,考虑到我们的提案不会被执行,我认为我无法继续做得更好」。1月12日,Jorge Izquierdo在推特发布辞职声明。

Jorge Izquierdo发布辞职声明

根据公开信息, Aragon是2016年就启动的项目,旨在为在线企业、特别是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创建基于区块链的数字司法管辖区。Aragon One是Aragon Network(ANT)背后的运营主体,也是Aragon的DAO协会(AA)赠款的接受人。

Jorge Izquierdo解释,经历了几个月繁忙工作后,在医生的建议下休息了两周。在离开期间,Aragon 协会做出了一系列决定 (主要是有关管理方面的),「我不知道这些决定将如何落实,不同意这些决定」。

首席执行官辞职后,Aragon One的执行董事、两名首席法务官及联合创始人一起加入了董事会。据其联合创始人Luis Cuende解释,CEO离职,最大的分歧在于该协会的治理问题,特别是董事会。 

分歧并非近两天才发生。早在一周前的1月7日,就有12名团队成员宣布离职,原因系财务管理不透明。其中,主要负责Aragon社区治理的John Light离职前,在Githup上发布了一封公开信,他称,「我不再了解我曾经工作的地方,我相信它不再反映我的价值观。」 

这封公开信中透露出一个信息,Aragon协会的财务透明度不足。John Light在公开信中表示,Aragon协会曾经在透明度方面享有盛誉,但最近开始缺乏公开。他要求Aragon协会公开所有会议记录和财务报告,以供公众审查,另外,他还提出让ANT持有者和贡献者更多地参与协会治理。 

据外媒报道,去年12月15日和12月22日,Aragon协会在2017年通过ICO募资所得的ETH中,有约52000枚流入交易所,部分被兑换成USDT。

对于这笔募资的去向,Izquierdo证实,这些帐户由他和联合创始人Cuende共同持有的多重签名钱包控制,但协会最近将约52000 ETH转换为稳定资产(主要是USDT),以期使该项目的投资组合多样化。 

非小号显示,截至1月13日下午三点,ANT暂报3.1美元,24小时跌幅6%,近7天跌幅11%。从币价走势看,ANT基本保持与BTC等主流币联动,并未因团队出现离职问题而大幅下跌。

Aragon协会变卖ETH 少赚3000万美元

去年12月,比特币币价接连创下历史新高。OKEx行情显示,12月31日,比特币最高上涨到29300美元。在比特币的带动下,ETH、LTC等主流币种也开启上涨行情,12月31日ETH最高上涨到758美元。 

在Aragon协会卖出ETH的12月15日和22日这两天,ETH当天最高报价分别为597美元和634美元。若按634美元的价格计算,52000ETH大约可以兑换3296万美元。ETH在今年1月10日更是最高上涨到1349美元,若按这一价格计算,Aragon协会卖出的ETH价值约7014万美元。

有业内人士调侃,团队10几人离职,大概是不满协会卖币卖早了。1月7日,John Light等12人离职当天,ETH最高报价1250美元。这么一看,Aragon协会卖出基金会ETH着实卖亏了,至少少赚了3000万美元。

在外媒的报道里,Jorge Izquierdo还在另外一份声明中说,「现在我只想说,我对所有决定保留下来的Aragon One团队成员表示最深切的敬意,你们是Argon人,但你们的损失也无可替代」。

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5月,Aragon在ICO中筹集了当时价值约2500万美元的ETH。当时ETH的价格约150美元,若按这一价格计算,Aragon所募ETH约16.6万枚。此外,Aragon团队还与风险公司Draper Associates和Placeholder Ventures进行了两轮私下募资,筹集了约85万美元资金。

除了变卖协会ETH,Aragon近期发生的重大变动主要是在去年12月收购了区块链投票应用Vocdoni的母公司Dvote Labs OU。

和Yearn.Finance聚合SuShi等协议不一样,Aragon收购Dvote Labs OU是股权收购。但被收购应用的首席财务官JoanArús在采访中透露,Vodcdi团队成员收到Aragon支付的ANT,不过具体数量未公布。 

外界也有传言称,团队核心人员离职或许与这次协会主导收购案的分歧有关。不过,无论是已离职的John Light还是Jorge Izquierdo,他们都表示,收购案并非他们的离职原因,「相反,我竭尽全力推动协会的变革,以使团队不会离开,但这些尝试都被忽视了。」Jorge Izquierdo在公开采访中解释。 

提供DAO解决方案的Aragon,自身却因为协会治理问题出现分歧,导致包括CEO在内的10余人离开团队。 目前从公开信息可以看到的是,团队出现分歧主要是在财务管理上。而在上涨行情中,协会管理资产的策略与币价走势背道而驰,导致项目所拥有的资产受损。

在资本市场上,资产价格的大幅波动不止会让期货投资者爆仓,还可能让一个团队产生分歧分崩离析。而Aragon因财务不透明而遭核心团队指责,也给原本提供去中心化治理解决方案的这家企业平添了讽刺色彩。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